球网足球即时比分

特别策划 | 2020年,是谁的至暗时刻?

我们期待你的参与,把你看到的最新、最有趣、最好看的文章给大家一起分享。

特别策划 | 2020年,是谁的至暗时刻?

作者: http://www.izocek.com | 时间:2020-11-21

当一切旧秩序被溃散推倒的时候,新的天地却呈现出混乱无度的面貌。   

11月20日,第十八届广州车展正式开幕。开盘后,汽车板块迅速拉升,再次领涨大盘。截至午间收盘,江淮汽车涨9.98%,广汽集团涨9.47%,东风汽车涨6.98%,比亚迪涨6.2%。

与此同时,辽宁省国资委下属的大型国有企业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回顾即将过去的2020年,大多数时刻都像今天一样,不断散发着不确定性的气息,同时充满了对峙和相互矛盾的焦虑。

至暗时刻

 

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中国车市销量大跌。宏观市场的变化使车企本就不宽裕的资金链变得更加紧绷,其中一些边缘化的玩家更是爆发了流动性危机。

首当其冲的是力帆和众泰,这两家企业先后被债权人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提请破产重整。

力帆在被裁定破产重整时,其汽车业务已经停止运转,公司负债超过170亿元,资产却仅剩163亿元。而众泰在被裁定重整时,账上的现金仅剩1.32亿元,流动负债却高达137.51亿元。

与力帆和众泰相比,华晨的危机要更加迷雾重重。10月23日,华晨集团私募债17华汽05逾期未付,从而引发了市场的担忧。17华汽05的规模为10亿元,而目前华晨集团的存续债券规模已达到172亿元。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私募债违约前,华晨集团秘密转移了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6月和9月,华晨集团将核心资产申华控股和华晨中国的股权分别划转至子公司辽宁华晟和辽宁鑫瑞。

截至2020年6月底,华晨集团资产总额1933.25亿元,负债总额1328.43亿元.同期货币资金513.8亿元,其中可动用的资金有346.2亿元,但绝大部分属于旗下上市公司,其中华晨宝马253.8亿元、金杯汽车70.9亿元。

资本盛宴

 

尽管有一些企业经历了至暗时刻,但这却不是2020年汽车圈的全部。故事的另一面,几家新造车企业和传统车企异军突起,在资本市场上左冲右突,成为备受追捧的汽车标的。

年初至今,特斯拉股价由85美元涨至500美元,总市值达到4733美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随着特斯拉市值的激增,马斯克的个人身家也达到984亿美元,跻身全球第三大富豪。

作为中国版的特斯拉,蔚来更是在资本市场上缔造了一段神话。今年年初时,蔚来股价还不到4美元,然而仅在11个月后,就飙涨至48美元,总市值达到654亿美元,成功超越通用、宝马等老牌企业,成为全球市值排名第七的车企。

理想和小鹏紧随其后。自从上市以来,理想的股价涨幅高达137%,小鹏的涨幅高达108%。凭借公司市值的增长,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首次出现在了《2020胡润百富榜》上,并以450亿元的财富名列第96位。

除此之外,长城和比亚迪这两家传统车企也在2020年绽放了生机。年初至今,长城股价由9元涨至25元,A股市值超过2300亿元,成为中国市值第二高的车企。然而面对这一市值表现,董事长魏建军却表示,长城目前的市值仍被严重低估。

在享受着市值上涨带来的便利时,上述企业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作为丰田汽车的掌门人,丰田章男将矛头指向了特斯拉,他火药味十足地表示:特斯拉不仅严重高估了自己4000亿美元的价值,而且还没有成熟到足以影响全球汽车趋势。

同样受到质疑的还有蔚来。知名做空机构香橼近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蔚来的股价已经脱离合理范围,目标价应为25美元。而其当前的股价在48美元上下,这对蔚来当前的市值来说几乎意味着腰斩。

所有的变化都不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发生的,而是在雷电交加的时候,被迫做出的选择。当魏建军要把长城变成30个蔚来时,当李斌不得不接受合肥的投资时,当王传福决定要做口罩生意时,他们并不清楚前方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

把镜头再拉远一些,我们会发现每一次产业的颠覆及重构背后,都起伏着无数个体的纠结挣扎与悲欣交集,时间指针会在终止之前一直前行,它裹挟一切,向不确定性宣战。

发表《特别策划 | 2020年,是谁的至暗时刻?》新评论